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孤独的风景

本书是文学综合作品集。包含了作者创作的数篇小小说和十几首诗歌作品。其小小说《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节 奶奶的爱情[版本一]
章节列表
第五节 奶奶的爱情[版本一]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爷爷与奶奶的结合,是有一点故事的。
  这天,鲁北古镇茨头堡逢大集,十里八乡的农家汇聚在一条长街上,买的卖的,吆喝的,讨价的,相当热闹。年轻的爷爷也在人群中逛荡,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小兄弟,耀武扬威,众人见了都老远躲着。走到前边拐角处,见那里围了一圈子人,哭的叫的骂的一片,爷爷拨开众人一看,原来是“猴子”在欺负两个女人。猴子是一杀猪卖肉的屠夫,与爷爷还是关系不孬的哥们。爷爷本不想管闲事的,可一看被猴子欺负的女人,他站住了脚。
  在两个女人当中,有一个就是奶奶。
  爷爷仰慕奶奶已经很久了。奶奶的娘家姓高,在乐陵县茨头堡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殷实富足人家。说来也是天定的缘分,平时奶奶是不大出门的,今天她因婚事的问题与父亲闹了别扭,再加上今天天气好,她就和家里的佣人郭二婶一块出来赶集散心。逛了半天,二婶买了些日常用的物件,转到猴子的肉铺前时,又让称了几斤肉,付钱时才知道钱被偷了。猴子本就是有名的无赖,任凭二婶好说歹说,就是不放他们走,说肉我都给你割了,你们不要,还能卖给谁?二婶说要不我回家给你取,并报了自家姓名。猴子不愿意,说这年月谁信谁,要不这样,你回家取也行,让这位小大姐当人质,在这等着。奶奶又不愿意了,红了脸:一个大姑娘家站在肉铺前当人质作抵押,丢不死人?猴子说那就没办法了,反正不给钱别想走人。最后把奶奶急哭了,奶奶一哭,二婶也哭了。二婶把奶奶私自带出来,本就理亏,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,回家可怎么交代?她一面骂千刀万剐的小偷,一面又指责猴子不讲理。猴子说我买卖公平,童叟无欺,是你买了东西不给钱,怎么是我不讲理?
  这样吵着闹着,爷爷听了一会,弄清了事情的大体经过。在那时,爷爷心理已打上了小九九,他就劝猴子说:算了吧,大老爷们怎么与女人一般见识。
  猴子说徐哥这是我的事,你别管。
  爷爷说这事我既然碰上了,就管定了。
  猴子说她们又不是你家亲戚,你管这闲事干吗?
  爷爷说现在不是亲戚,说不定哪天就变成亲戚了,给我一个面子,让她们走吧,猪肉钱我认了。
  猴子说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?再说你为了讨好女人,连哥们情面都不讲了,我也是要脸面的人,你这不是让我下不了台吗?
  爷爷说你放她们走,你今天就能下了台,不放她们走,你今天还真下不了台。
  猴子听了这话,就盯着爷爷看,看了半天,见爷爷不是开玩笑,他也就翻了脸: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,你连朋友情面都不讲了,也别怪我不够哥们了。说时迟那时快,抓起刀子就朝爷爷捅来,爷爷一侧身,一拳打在猴子太阳穴上。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众人再看时,猴子已倒在肉案边不省人事,爷爷的左胳膊上晃晃悠悠悬着一块巴掌大的肉,鲜红的血涌出来。奶奶哪见过这阵式,只看了一眼,就啊一声晕了过去……
  说起来,爷爷家祖辈上也是方圆几十里知名的大户人家,但到他这辈,却因各种原因一点点败落了。爷爷自幼不事家务农活,而是跟着一江湖人士学武,学了武派不上用途,就结交了一帮闲杂人员,在社会上瞎混,好抱打个不平什么的。也许他们觉得自己是行侠仗义,而百姓却是另眼相看。但他自己不觉觉,还自以为是有身份的人,托人到高家提亲,结果可想而知,高家怎么可能将姑娘嫁给游手好闲、不务正业的“赖皮”呢?是的,在正当过日子的人家眼里,爷爷确实是一个赖皮。奶奶此前也是见过爷爷的,对他的一身匪气非常反感。可没想到今天正是这个一身匪气的家伙,解了她的围。
  爷爷英雄救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自然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。
  那些天,奶奶与她的父亲正因相亲的事闹得不愉快,媒人给说的那家男人,门当户对,各方面条件都是挺好的。在婚姻大事上,按说以奶奶的家庭,她自己是没有自由的,但与男人见过一面后,奶奶就是看着别扭,怎么想怎么别扭。这天奶奶也正是因为此事闹得不开心,想出来散心,没想到出了这样的大乱子。奶奶的父亲闻讯赶到了现场,请郎中给爷爷治了伤。猴子当时只是被打蒙了,并无大碍,爷爷的几个兄弟本想狠狠教训猴子一顿,但被爷爷给制止了。从这件事上,证明爷爷是讲义气的,也是有眼光的。而那个“猴子”知错就改,当即到奶奶娘家道了歉。后来,他与奶奶娘家算是认识了,在关键时候还给奶奶他们帮了很多忙,他家的后人,至今也与徐家保持着很好的交情。
  人都说缘分由天定。硬追求的不一定管用,说不准很偶然的一件小事,就能成就一桩姻缘。十八岁的奶奶顺利出嫁了,新郎官,就是被人认为吊儿郎当的爷爷。这桩被外人看似不般配的婚姻,不但成了,而且改变了爷爷的性格。自成家后,爷爷就像变了一个人,不再游手好闲,而是一心过日子,在种地之余,还做起了生意,并和奶奶育有三儿两女五个孩子。
  如果不是爷爷后来当了兵,他们一家人完全是另外一种活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