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孤独的风景

本书是文学综合作品集。包含了作者创作的数篇小小说和十几首诗歌作品。其小小说《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节 错过
章节列表
第八节 错过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把菊安顿好以后,奶奶就和曾爷爷、伯、大姑他们,去追赶玉山的娘了。玉山的娘已经走四五天了。几天前,玉山的娘等不及,先走了。有消息说,玉山的伯程连恒此时已经到了陵县,玉山的娘怕走晚了赶不上,耽误了见玉山的伯,因此先走了。而奶奶因为曾爷爷和姑的病,不能跟着走,等到曾爷爷喝了药,身体恢复得差不多时,又安顿了菊,这样就耽误了几天行程。
  而对奶奶来说,这几天,就相当于她的一辈子。
  就因为这几天的耽误,奶奶与爷爷没能见上最后一面,没能说上最后一句话。按照上天的安排,如果说自从上次分手之后,爷爷和奶奶之间应该还有一次团聚的机会,那么,就应该是这一次了。然而,这一次却错过了。
  错过了,就再也没有了。
  这次的阴差阳错,对奶奶来说,是个无法修补的遗憾。她失去的,不仅仅是与朝思暮想的男人见一面、说几话的机会。做为一个柔弱的普通女人,她的需要、她的温情,她内心的苦楚和纠结,在这一生里,已经不能再在爷爷生命的版图上得以渲染。
  等他们赶到陵县时,先是找到了玉山娘几个。玉山的娘告诉奶奶,她也是直到昨天晚上才赶到陵县,因为他们遇到了一伙土匪,走了不少弯路。但尽管如此,她这次没有白来,因为她听到了自己男人的确切消息。当然,她也打听了爷爷的消息,说他们又出发往西去了。但奶奶不相信。也不是不相信,她只是想亲耳听到关于爷爷的准确信息,于是他们就再三打听部队的去处,后来,还真的在陵县郊区的一个叫祁庄的村庄里,找到了肖华领导的八路军部队。可是在这里,却没找到爷爷和玉山的爹他们,奶奶他们见到当兵的就问,有的摇头说不认识,有的说认识,但不是一个连队的,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。正当他们失望至极时,却意外地见到了于长江。于长江是和爷爷、程连恒他们同一年当的兵。于长江告诉奶奶他们:爷爷、程连恒和他们所在的连队,接到了新的命令,已在一天前就开到铁路西去了。奶奶就问部队的大体方向,想去找他们。可长江说,这是部队的机密,他也不知道,有时为了麻痹敌人,部队说向西出发,但说不定半路就折回东返,谁也捉摸不准。再说,当时铁路还是敌占区,属于日本人的势力范围,如果贸然到那边,肯定很危险,而且还带着孩子,千万不能去,等打听到更准确的消息后再说吧。
  长江的话,肯定是真的。尽管没有见到爷爷,但奶奶和曾爷爷依然十分高兴,因为他们得到了爷爷的确切消息,至少,知道他现在还活着。是的,这年月只要还活着,就是最大的财富,最大的安慰的希望。
  当天晚上,于长江在一位老乡家里,给奶奶他们安排了住处,临走时还留下了几个棒子饼,说好了:打听到爷爷他们的准确去处,第二天早上一准过来。
  留守在这儿的部队里,还有几个是爷爷曾经的战友,他们听说曾爷爷和奶奶他们来了,当晚都赶来看望,还有一个人给奶奶留下了一块大洋。又不认识人家,奶奶怎么好意思要人的钱呢,所以坚决推辞不要。但那个人说什么也要奶奶收下,他一个劲地叫着嫂子,说嫂子你一定要留下,我和徐大哥是好朋友,我们在前线打仗,你们在家照顾老小,比我们还难,我们心里都知道。奶奶说,你把钱留着给你家里吧,你们在外卖命更不容易,我不能要你的钱。那个人说嫂子你一定要留下,算是我的一点心意,我老家在峄县台儿庄,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去、能不能活着见他们呢。
  后来每一次说起这事,奶奶都表现出很大的遗憾:没有记住那个当兵人的名字。奶奶说,当时她也问了,但那个人没说,只说他姓马,是爷爷的好朋友。奶奶还记得,那个人皮肤黝黑,左脸下方好像有一颗痣。她本来打算等见了爷爷后告诉他,好让他感谢那个战友的,可奶奶根本没想到,老天再也没有给过他们夫妻见面的机会。
  那一夜,虽然远处不时传来零星的枪炮声,但奶奶和玉山的娘他们依然睡得十分香甜,因为这里有八路军的部队在保护着他们。他们想着,要好好休息一晚上,等第二天于长江有了更准确的信息后,就沿着爷爷出发的路线去找他们。所以,他们就安心睡觉。这应该是他们自从出门要饭以来,睡得最安稳的一夜。特别是奶奶,心里格外踏实,因为她就要见到爷爷了,她现在就住在一天前爷爷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。甚至,她已经感觉到了爷爷的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