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孤独的风景

本书是文学综合作品集。包含了作者创作的数篇小小说和十几首诗歌作品。其小小说《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节 要饭
章节列表
第六节 要饭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两个最小的孩子走了,身边还有三个孩子,年龄都不大,正是需要娘的时候。奶奶知道,就是咬碎牙,也要挺过来。因为,自己的任务并没有完成。
  大涝带来的大灾,并没有因为两个无辜孩子的离去,而变得有所收敛。当然,受灾的不仅奶奶一家,不仅程楼,还有整个乐陵,整个山东。战乱年代,普通百姓谁家能有多少储粮?如果没有归仓的秋收,还能够勉强凑合一冬天,那已经是不错的了。别人家有男人的,还好一些,无论是通过什么途径,只要能想法填饱大人小孩的肚子,就不至于饿死。而奶奶,上有一个六十岁的公公,下有几个未成年的孩子,竟然也能在家度过一个冬天,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。当然,除了朱家地主给的那点口粮,关键的,还是有以五姨奶奶为代表的娘家人的接济,不然的话,根本就无法想像,奶奶几个怎样才能走出那些异常寒冷的日子。特别是在过年的时候,五姨奶奶还专门送来了几斤白面,总算让孩子们过了一个能吃上馍馍的年。
  过完年,空无一粒的家,就不能再待了,如果那样的话,恐怕只有一个结果,就是饿死。奶奶的娘家虽说比较殷实,可出姓的姑娘,如果总是依赖娘家,今天拿,明天借,会被人说三道四,瞧不起的。奶奶说,做人要耿直,娘家也有兄弟、媳妇,人家也是要过日子的。对于生性要强的奶奶来说,老是指望娘家,肯定是不行的。更何况,在这一年年初,娘家发生了一些变故,家道中落,奶奶也不愿长期拖累他们。怎么办?在家等着饿死吗?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出门寻条活路。于是,在青黄不接、生死攸关的当口,曾爷爷和奶奶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:要饭。
  其实,家里揭不开锅的,不只奶奶一家。村里人已经陆陆续续地出去不少了,但大多数都是大人,而是把小孩子们留在家里。奶奶和曾爷爷之所以一直拿不准主意,就是因为孩子们太小,最大的伯才不到十岁,连照顾自己都不让人放心。如果让曾爷爷一个人出去,他已经是花甲之年了,还有着痨病,奶奶当然不放心;如果让奶奶一个人出去要饭,现在兵荒马乱的,不要说一个女人家在外会发生什么危险,更主要的,是家里的这三个小羔羊似的孩子,曾爷爷也是照顾不过来的。所以,奶奶这一家要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:男女老少全体出动。
  和奶奶一家一块出去讨生的,还有同一个村的程玉山娘仨。玉山的爹程连恒是和爷爷一块当的兵,原先家中有四个孩子,病死饿死了两个,现在还剩下两个,和奶奶的家景相似,所以这次吆喝着一块出门,这样就组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要饭团队。
  要饭的路线,也是几经反复、事先预定好的--主要是往宁津的方向走。宁津在乐陵的西南,那个地方曾爷爷以前曾经去过,还算心中有底;而对于小脚女人奶奶来说,那里就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了。
  决定去宁津,要饭保命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奶奶他们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目的,那就是去找爷爷。
  据说,爷爷他们的部队,就在宁津、陵县附近,这也是他们要往西南方向去的原因。这个消息,是玉山的娘听来的,玉山的娘也要去找男人。这样,要饭团队有了共同的目的,也有了共同的目标。
  要饭的队伍从程楼出发,先是拐了个弯,到了茨头堡。奶奶还是舍了脸,到自己的兄弟--我们的舅爷爷家,一方面是想让老小在出发前都吃上一顿饱饭,另一方面,也是给娘家人打个招呼:毕竟是出远门,一是要他们有时间去帮助照看一下家里的房院;二来,如果万一一家老小在要饭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,有个三长两短的,最起码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可见那时候,奶奶已经预测到了在要饭途中可能会发生的风险。几十年后,伯还记得在舅爷爷家的情形,临走时,舅爷爷让舅奶奶蒸一锅馍给奶奶他们带上,舅奶奶好像一脸的不高兴。出了舅爷爷的家门,伯问奶奶:娘,我舅家有好几个粮食囤子呢,我看了,里面都装得满满的,咱们家怎么没有?奶奶说,咱家以后也会有的,等你伯打完仗回来后,咱们家也会有吃不了的粮食。
  多少年以后,每当伯看到现在的孩子受不了一点苦累,就会拿自己的以前说事: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,已经能一个人上门了。这话儿,他至少当着我和我儿子的面说过两次。
  “这么大”的时候,是多大呢?照伯自己算,是他八岁的时候。但我根据他的出生年龄,以及他跟着奶奶和曾爷爷要饭的时间推算,应该还要大些,在十岁左右。如果此前他们曾经还外出要过饭,那就是另外一说了。而他说的“上门”,则是指自己一个人,独自到一户人家要饭;他想用这句话,证明自己过早的独立自主。但事实上,很多次,他都没有成功,因为刚上来他并没有多少要饭的经验。奶奶就揭了伯在要饭过程中的很多短,她说,伯只要见到有户人家就“上门”,却没有发现这户人家已经人去屋空,人家可能也出门要饭去了。奶奶还说,伯拿着一根小木棍,却打不过一条狗,有一次就被一富户人家的狗给咬伤了,好多天才结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