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孤独的风景

本书是文学综合作品集。包含了作者创作的数篇小小说和十几首诗歌作品。其小小说《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节 十六岁的党员
章节列表
第三节 十六岁的党员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粮食领回来没几天,村里就进了工作组。工作组召集村里思想进步的穷人开会,说是要开展什么“反奸诉苦、良心大清算”运动,并且成立了农会。奶奶作为抗战家属,被推选为村农会的成员,成员不是白当的,除了要做一些工作,还有就是三天两头要开会。开着开着,奶奶就不乐意了,提出要退会,她说自己听不懂会议的内容,跟着只是瞎糊弄。而实际上,是奶奶开会开烦了。让她经常开会,确实也难为她,因为除了家里的农活,她还要照顾有病的曾爷爷和姑。再说,她的小脚也不行,与风风火火的年轻人在一起,总跟不上趟。她一提出要退会,工作组就不愿意了,记得那个组长姓崔,是个短发女人,她有些生气地说:很多人想参加还不够格呢,你做为烈士家属,总不至于这么落后吧。奶奶自己也不好意思呀,人家这是看得起你,拿你当盘菜呢,人总得知道好歹吧。于是,她就把伯推上了前沿。

  如果能够说伯这一生走的是革命道路,那么,第一个真正把他推上这条路上的,还真的是奶奶。

  崔组长刚上来不愿意,说你不愿意参加就算了,小孩子就别来了。奶奶说别看孩子小,连部队当官的都看中他了,接着怎么样怎么样,把伯给介绍了一番。其实奶奶的目的,就是将功补过,省得人家烦她。崔组长听了,就表了态,说那就让你儿子来试试吧。这一试不要紧,崔组长还真的相中了伯,伯又推荐了程玉山,这样,伯和玉山两个,就成为工作组里最年轻的成员。当然,伯当时的工作只能局限于跟着跑跑腿什么的,因为他当时识字并不多,搞个记录、写篇文章什么的就不行了。革命后代不认得字哪儿行呢,崔组长有心培养革命接班人,于是把伯和玉山他们送到设在黄夹的中心小学学习文化。在学校里,伯知道珍惜这难得的机会,学习十分认真,是团员和学生中的积极分子。但是,还没学几个月,他们不得不换了地方,因为枪炮声再次响起来,又开始打仗了。

  日本人不是走了吗?是的,鬼子完蛋了,但老蒋又来了。

  伯和玉山他们在地方干部和老师的带领下,一边学习文化,一边做宣传活动。白天,他们在集市上呼喊口号,散发传单;晚间,他们利用铁桶喇叭,搞了“土广播”,对群众进行引导和教育,揭露“中央军”在占领区的种种“暴行”。由于天天呼喊“蒋军必败,我军必胜”,伯的嗓子哑得十分厉害,有一段时间,他连水都咽不下去,被奶奶关在屋子里,一个礼拜没让他出门。但嗓子刚消了肿,他趁着奶奶不注意,又偷偷跑回了学校。

  伯挨揍,就是在这次他回到学校之后。

  来到学校后,学校当时正在搞一个大型活动。伯看到操场里用黄土堆成的主席台上,挂了一个横幅,年代久远,其他的记不清了,但“反蒋保田”几个字还有印象。具体是什么意思,伯也不甚明白,反正是人挤人,场面显得十分热闹。现场不只有原先的老师和学生,还有一些周围村庄的群众、社会上的无业游民,连乐陵县城里的渤海第一中学的师生也来了。所有的人都疯狂起来,特别是年轻人,又是唱歌又是高呼,把天上的麻雀吓得离老远就飞开,根本不敢往附近的树上落。在活动过程中,其中有一个节目,是一群年轻学生上台表态:“一定要报名参军,团结一致,打倒蒋介石反动派;要胸怀大志,跟定共产党,解放全中国”。活动到高潮时,主持人宣布:凡是有志参军的青年,请向前来。于是,后边的学生就向前涌,台下的都住台上跳,跳不上去的,就会被其他人踩在脚下,疼得嗷嗷直叫。伯很幸运,他挤到了前边,并且成功地跳到了主席台上。但玉山的功夫就差些,只跳到一半就被人撞倒了,最后连小鸡鸡都被人踩伤了,肿得提不上裤子,回家休养了一个月才治好。

  伯报名参军,本来也只是心血来潮,但是他不知道,自己的这一举动,被舅爷爷发现了。当时,舅爷爷也被发动到学校参加大会活动,看到伯也跳上主席台报了名,他就急慌慌跑到了奶奶家,把这事向奶奶进行了汇报。如果奶奶问清楚情况,也不至于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伯打一顿,但舅爷爷把道听途说的内容,也添油加醋地讲了:凡是报名参军的人,马上发衣服、发枪,明天一早就出发。这下可把奶奶吓得不轻。所以当伯刚进家门,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被奶奶用扫帚疙瘩一顿好揍。边揍边流着泪说你现在长大了,翅膀硬了,想离开娘了是吧?伯说不是的娘,我没有啊。奶奶哪听他的辩白,继续打,边打边骂:按说当娘的我也不应该大小事都管着你,可你知道吗,你伯最后见我那一面时专门交代我,一定要看好你们,他出去当兵打仗,就是要保住你们的命,你的两个弟弟已经没有了,如果你再有个三长两短,他死也不会愿意我的。伯也流泪了,他说娘我听你的,听你的还不行吗。其实,伯真冤屈了,因为他的年龄太小,根本就没有被批准当兵。伯后来说,他只所以上台报名,就像“土广播”一样,主要是宣传,起到鼓舞斗志的作用。

  还有一件事,奶奶也不知道:在学校里,伯把老师教的几个字都用上了,连续写了两份火辣辣的入党申请书,学校解散后,极有责任心的老师把伯的申请书交给了上级组织,崔组长就代表上级组织到程楼调查。直到这时,奶奶才知道这事。奶奶本就欠崔组长一个人情,所以,在伯入党这件事上,奶奶没有表示出任何反对意见:只要不离开她,伯想怎么样都行。

  就这样,十六岁的伯入党了。

  我在单位曾从事过政工工作,知道党章规定的入党年龄是十八岁。但在战争年代的非正常时期,是有例外的,比如刘胡兰,十五岁就入了党。而伯,则是在十六岁。整个乐陵不敢说,但在程楼,他是入党年龄最小的,也是党龄最长的:到二零一一年二月去世,他的党龄是六十八年。